快走我听到有人在喊这是谁

 快走!

 我听到有人在喊

 这是谁?

 我看到一个湿淋淋的人朝我跑来,声音听起来很年轻,

 这里有石民!

 他高扬的调子惊醒了围绕着咕噜的上千双眼睛,他们一个接着一个,看向了这边

 少年挺住了脚步,他的头上有蓝色的水滴在流落,好耀眼的白银,还有那斑驳的蔚蓝,他把自己的银发染成了蓝色

 他喘着粗气看着我,然后是我身边的骑兵,接着,约摸是发现后头再无动静,他慢慢回首转身

 正面上千道来自雾气中的视线,来自被他惊醒的石民,

 格里芬!我听到一个熟悉地嗓门在吼,那是化名为格里芬的琼恩·克林顿

 那么被他叫做格里芬的,大概就是小格里芬,伊耿·坦格利安

 有趣的傻小子,在先前接待他们的时候,我只是礼貌地打过招呼而已

 准备冲锋,别科,抱那小子上马我吩咐,格里芬也跳进水里,游上了岸,他拔出了长剑,寒光在迷雾里是如此明显

 那个蓝发银发,卡丽熙?

 对

 这个时候,也只有相信多斯拉克人的骑术了

 健康的人,石民里有一个音调扭曲的嗓门在喊,那是健康的人!

 对瓦雷利亚的复仇,我仿佛听到雾气在我耳边低语,瓦雷利亚之血,不是龙血,但是依旧臭气熏天!

 不是龙血,坦格利安不是龙王家族吗?我先把这个怀疑抛到一边儿

 石民骚动,然后向这里奔跑而来!

 我一扯缰绳,马儿踢踏前进

 虽然说人只能自救

 可是,每一颗年轻的心,都有一个拯救他人的幻梦

 我已经很久没做梦了,自从那次比武大会的快乐恣意之后,就一直沉浸在不甘和汲汲营营的算计里,钢铁玫瑰成了我收买属下的工具,待我温厚的史塔克更是我复仇的利器

 在君临,在北境,在洛恩河畔,我挣扎奋斗,心灵苍老无比

 如今我面对的石民,于我而言近乎是绵羊,我已经不会再感染上灰鳞病

 就记忆里的样貌来说,他长得还挺俊,那就让我做做梦,英雄救美一回吧

 不是美人,而是英雄!

 还有咕噜这小子,我有两个美人要救呢

 嗨!我大喝,马速开始加快

 准备冲锋!托马德生疏地叫道,骑枪放平!

 一整排的骑兵跃动马蹄,在苍凉的洛伊拿石道上将鼓点敲响

 果然是安达尔人的模样,雾魂嘲讽道,

 骑士,正是安达尔人的文化

 数千年前,他们试图进攻洛伊拿,却屡被击败,现在,倒是来我们的城市里耀武扬威了

 【查约恩街头】

 小格里芬,实际是伊耿·坦格利安的少年,将腰间的长剑抽出,汗水淋漓在剑柄上

责编: 高手论坛免费精选资料

上一篇:满场寂静,即便是老太太也呆愣了,她已经看到了那张脸,完全
下一篇:当然,画的一塌糊涂,我尝试描摹君临风貌,这些地方的金袍守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